霍比屯

our young and stupid:

9月15日中午一点左右在漳州糖厂附近走失的纯黑色田园,公,未绝育,30斤,12岁怕生人,牙齿已经掉光了,眼睛不太好,可能会在漳华路附近。
找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黑子是我的家人,希望有知情者可以提供线索,定有重谢

【双黑】【太中】再见(4)

开了个车头。。。新手司机果然不会开车

刚刚研究好久才知道怎么发图片,愚蠢如我


P.S.你们都超好,写的如此之差还给了我小心心~爱你们,比心


出于奇怪的兴趣弱化了中也,非常OOC请慎入

注意:没有文笔,只是小学生凑字,慎看

          写了只是为自己爽,已经在努力提高写作技巧了,但水平有限缓慢进步中,请多多包涵

          在老福特上看多了大佬们飙车现场特别火辣的中也,突然想写一个弱中也,文风辣眼睛再次提醒慎看

          基本上是没有情节的再次慎看!








【双黑】【太中】再见(3)

车又没开起来我也很绝望呀......题目只是瞎起的不要在意

出于奇怪的兴趣弱化了中也,非常OOC请慎入

有轻微路人X中也注意避雷!

有轻微路人X中也注意避雷!

有轻微路人X中也注意避雷!

另,可以拜托有不老歌邀请码的同学发个给我吗?

没有简书没有不老歌的我,开不了车啊~(痛哭

注意:没有文笔,只是小学生凑字,慎看

          写了只是为自己爽,已经在努力提高写作技巧了,但水平有限缓慢进步中,请多多包涵

          在老福特上看多了大佬们飙车现场特别火辣的中也,突然想写一个弱中也,文风辣眼睛再次提醒慎看

          基本上是没有情节的再次慎看!



       “山村里的日子很平静,空气又新鲜,用来养身体再好不过了。”说话的是那男孩的妈妈,正往老式的浴盆下添加柴禾,“你生病总不好还是想事情太多了,好好在热水里泡一泡,我再给你做些好吃的,很快就会好起来了。”说着起身拿了毛巾问中也要不要擦背,中也连忙结结巴巴的拒绝了:“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的!”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因为害羞,耳朵脖子上红了一片,她站在隔间外笑了起来:“好啦,你自己来,我大儿子比你大了10岁呢,对着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可害羞的。”转身又嘱咐他不要摔了。中也舒服的叹了口气,他已经连着病了几天,白天精神倒还好,也不发热,可是一到深夜就烧起来,10岁的男孩阿信守了好几夜,现下正在补眠。中也在水下暗暗握紧了拳头,平静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吗,不过是几天没有锻炼而已,体力也似乎有些消退。看不见的情况下重力操纵不可能再用了,体术也只能靠着听声音来辨别敌人的方位,那么到了生死关头就只剩下污浊了吗?中也打了个冷战,太宰治不在,污浊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毁了的,包括卧室里睡的正香的阿信,在暴走状态下他也许会杀了阿信,怎么办?也许只能祈求没有人发现中原中也的消失。

       太宰治已是许久未踏足港黑总部,上次来的时候被绑在讯问室里,还和中也打了一架。他不疾不徐的走着,听见他脚步声的低等级成员们脑后的头发却已经惊的炸起来了,太宰治像是笼罩在暗黑的怒火之中,无视了众多指向他的漆黑枪口,径直往森鸥外的办公室走去。森鸥外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痛快的表达了他根本不知道中也的行踪:“其实想要找到中也一点不难,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他弯起的眼里闪烁着森然的冷光,“可是,我为什么要费力气去找一个对组织没有用的人呢?”太宰治离开的背影僵住了,“据说有传言杀了中也可以成为五大干部?别开玩笑了,干部的位置我可是给你留着呢,不如趁这个机会回来怎样,太宰?”太宰治的甩上门,森鸥外笑的一脸开心:“太宰真是可爱,脸上越是无表情越是说明他生气呢,居然如此关心中也,想不到呢。”

       太宰治松了松领口,快步走向出口,然而走廊之外,芥川龙之介低垂着头,单腿跪伏在地,手里死死的握着什么。芥川抬起头来,眼珠都是通红的,看着来到他身前的太宰治,张开的手里静静的躺着一个小小的U盘:“某个成员在快递里发现了这个东西,我已经调查过,快递公司什么也不知道。”太宰治拿起来脚步不停的绕过他,听见身后芥川消沉的声音:“我没办法,组织上已经派我去完成另一项任务,我没法反抗老大的命令,我—”太宰治在他身后轻轻的关上了门,他没有立场责怪芥川,双手紧握着U盘贴上额头,中也——。

       中也是在夜里被袭击的,高烧再一次席卷了他,床另一头的阿信睡熟了,他感到口渴,挣扎着去够床头的水杯。直起身子的一瞬间敏锐的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冷汗爬上脊背,中也握紧了拳头,他不能呼救,甚至不能弄出太大动静,吵醒了阿信,两人就都得死。中也来不及思考对策,耳边风声尖锐的呼啸起来,他徒劳的用手挡了个空,额角爆发出尖锐的痛感,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中也软软的倒伏在枕头上,巨大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意识,阿信还是醒了,迷迷糊糊的问:“先生要喝水么?”再一次向他呼啸而来的风声生生顿住了,中也模糊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冲着阿信而去,猛然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双手乱挥,指尖碰到了那人的衣角然后死死攥住,稳了稳声线:“你睡吧,我不渴。”阿信翻了个身沉沉睡了过去,那人停住了,中也喘息着,有粘稠的液体从脸上滑过,耳边传来一声嗤笑,一只手掐上他的脖子后收紧,窒息感造成的轰鸣让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身体痉挛着,本能的开始挣扎,有人贴着他的耳边说:“不管那孩子的死活了吗?”中也推拒着的双手果然乖乖的停了下来,因为竭力与本能反抗而浑身颤抖,那该死的声音恍惚间再度想起:“你真的是港黑的中原中也?居然弱成这样?”中也双手无力的低垂下来,肺部像是燃烧着火焰,热辣的痛意在身体各处炸开,中也无意识的摇着头,祈祷着死亡更快一些降临,如他所愿,比夜色更深沉的黑暗再度将他缠紧。

       太宰治匆匆的赶回家,途中拜托社长请乱步先生帮忙,不出意外的话U盘里肯定有中也的消息。太宰治急躁起来,所幸远远的看见国木田和乱步先生在公寓前等候才稍稍平静了点。U盘里只有一个视频,点开便看见一个蒙面人冷静的冲镜头打了个招呼:“港黑的首领,现在中原中也在我们手里。”他冲一侧点点头,镜头朝左移了过去,有人躺在那人身后。镜头拉近,太宰治握紧了拳头,中也仍然昏迷不醒,他侧躺在地上,上身纯白的T恤沾上了灰尘和星星点点的血迹,额头的伤压在地面上,仍在不断的渗血。许是因为失血过多,中也的唇泛着惨白的颜色,脸上却因为高烧而显现出不正常的红晕来。太宰治心揪紧了,中也的状态不太对,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小伤还不至于让他虚弱到昏迷不醒地步,但是没有任性的发动污浊已经让他放心不少,蒙面人古怪的沙哑音调把太宰治拉回现实:“……跻身五大干部什么的,我等并不敢奢望。不过,听说上次你们悬赏70亿来找一个无名之辈。”他俯下身去掐住中也的脸朝向镜头,“只要50亿,怎么样,很合算吧?”随即阴仄仄的笑起来,拇指在中也发白的下唇上暧昧的摩挲,“不要的话也行,这样漂亮的脸蛋可不多见,能玩一玩也是不亏了。”那人猛然松开手,中也的额头砸在水泥地上,疼得他无意识的瑟缩了起来。“你敢!你怎么敢!”太宰治低吼起来,手里紧握着的椅背像是承受不住他的怒火,应声而碎。视频里又传来喋喋的怪笑声,太宰治想吐,“下午三点,我希望刚刚给你的账户里已经存入了50亿,不然,”他下流的笑了一声,“那小子服侍我们的视频就会躺在你们某一位的邮箱里,或者放在网上?能赚个50 亿也说不定呢。”

        太宰治的太阳穴突突狂跳,抬起手腕,指针正指向3点15分,他声音颤抖着:“乱步先生……”国木田听出太宰声音中的恳求,目光也不由得转向了再次点开播放键的乱步。“想办法把背景音最大化,就算是风声也不要放过,”乱步的声音平静而温和,“放心太宰,我们一定能找到他。通知芥川,让他留意一下邮箱,所有人的。”国木田去处理声音,太宰忙着联系芥川,一时间只剩下视频里蒙面人的声音回荡着,让他的心脏难受的缩了起来,被这种焦急又绝望的情绪掌控的感觉已是许久不曾有过了,太宰长长地吸气吐气,妄图把这情绪压下去。手机当的一声响,太宰浑身一震,是芥川发来的邮件。有冷汗从额头上滴下来,滑进眼睛里火辣辣的疼,太宰手指僵直几乎无法拿稳手机,无论如何也按不开播放键。乱步先生伸手捏了捏太宰肩膀上僵直的肌肉,接过手机点开,不由的在心里感叹太宰治还是太年轻了,或者说是心底暗藏了许久的秘密一旦被迫暴露出来,任谁都会慌乱的吧,而中原中也就是太宰治隐藏最深的秘密。

       中也被人翻了过来,压在背后的双手硌的他疼痛不已,昏昏沉沉中感觉有人分开他的双腿跪坐在腿间,上衣被撩起,然后颈部一阵刺痛,冰冷的液体被缓缓推进动脉,中也打了个冷战找回了意识,腰身迅速弹起双腿奋力踢向撑在他身上的人,那人举起胳膊硬生生挡下了攻击。脖子上液体注射的速度加快了,灼烧般的痛觉顺着血管爬向身体四肢,中也第二次踢向他时脚踝被轻松抓住,他疼的五脏六腑仿佛在燃烧,陌生的声音冷哼一声:“不知道好歹,这个药刚打进去可是很痛的,亏我刚才还想让你慢慢适应。”“滚——”中也的嗓子干疼,几乎发不出声音,“给我滚开!”“省点力气吧,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有粘稠的液体落在他胸脯上,一双粗糙的手把液体在他胸前推开,最后掌心压在中也浅色的乳尖上,冷笑声仿佛从地狱中传出的凶鬼哀嚎:“马上就会舒服起来的。”中也止不住的颤抖,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说不出话。



求不老歌邀请码!!

可以求个不老歌邀请码吗同学们。。。。

简书需要电话号码才可以注册。。。。

微博又不太想用。。。。

大家拜托了!可以发我个简书的邀请码吗?

【双黑】【太中】再见(2)

车又没开起来我也很绝望呀......题目只是瞎起的不要在意

出于奇怪的兴趣弱化了中也,非常OOC请慎入

注意:没有文笔,只是小学生凑字,慎看

          写了只是为自己爽,已经在努力提高写作技巧了,但水平有限缓慢进步中,请多多包涵

          在老福特上看多了大佬们飙车现场特别火辣的中也,突然想写一个弱中也,文风辣眼睛再次提醒慎看

          基本上是没有情节的再次慎看!

   

       敦说起港黑这几天很奇怪的时候,太宰治趁乱步先生不注意偷了个糖果吃,漫不经心的听敦讲他昨天肚子饿去便利店买肉馒头看见好几个黑手党,低等级的那种,三三两两的夜里很晚了还在街上晃荡,吓得他以为又要火拼,连镜花想吃的麻薯冰激凌都忘了买。也许又是什么大买卖吧,太宰治并不太在意港黑的动向,毕竟跟侦探社仍处于合作期,森鸥外还是有几分信用的,大大的打了个哈欠:“说真的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可做的吗?国木田啊,我快要闲死了。”国木田打了个冷战,有种不祥的预感:“省省吧太宰,可别因为什么太闲了而又跑去自杀啊!”他翻开手账的某一页,几乎拍在太宰脸上,“你自己看!我已经在河里捞过你多少次了!还有上吊的地点!”太宰兴致勃勃的盯着纸张上记录的数字看:“都这么多次了啊,我居然还没自杀成功,真是失败的人生。”随即又失去了翻看的兴致,脸埋在沙发柔软的扶手上,声音都变得闷闷的:“可我真的好无聊啊,有点想打架。”随即他转过头对敦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瞧着敦过电一般头发都炸了起来,心里却不知怎么想起了中原中也。怎么突然想起了讨厌的蛞蝓,不过他们确实很久没见了,去和小矮子打架也不过是单方面挨揍而已,还不如逗逗敦比较好玩。太宰治很快把这个一闪而过念头抛到了脑后,港黑也不过是嘈杂了几天之后就沉寂无声了,就像翻起的微小浪花,很快就无声无息的消逝在了沉静的水面上。

       中也独自坐了很久,即将落下的太阳把最后几束阳光懒懒的撒在他的手上,中也只觉得胳膊上暖暖的,他朝着窗子的方向转了转头,猜测着现在的时间。也许是这地方太偏僻,除了一些清脆的鸟叫声之外,四周一片寂静。太静了啊,中也想,已经静到他无所适从了。短短的几天内中也把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想了一遍又一遍,红叶大姐教过的一招一式、芥川认定自己被抛弃之后绝望的脸和与太宰治的初次见面。中原中也有过很多手下,见过很多人,作为五大干部之一的他身边总是围绕着数不清的人,可是他的人际关系太过简单了,数来数去也总是那三人,现在能想起来的也只有这三个人罢了。太宰治在做什么呢,中也自暴自弃想着,自从太宰治叛离之后他很少去关注他,说是厌恶也罢,逃避也罢,中也刻意的忽视太宰治的消息,以至于很久之后,他才知道那个混蛋加入了侦探事务所。他不能想象太宰治叛离的理由,在中也看来,杀该杀的人、拿该拿的钱,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对,那么错的是太宰吗?得出这个结论的一瞬间中也反而犹豫了,最后也只能归结于各人的想法不同,无法强求太宰治留下而已。中也转念又想起和太宰搭档的时候,到底是因为什么开始互相讨厌对方呢?中也想不起来,也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太宰的关系变得恶劣,直到最后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或许这也是太宰离开的原因之一吧。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打断了思绪,估计是村子里来为他送饭食的孩子,中也急忙站起身去开门,却忘了身侧摆放的家具,他被椅子绊倒,重重的磕在地板上,慌乱间手扯住桌布徒劳的想要维持平衡,却连桌子都带翻了。外边的人显然被屋里的响动吓了一跳,边高声喊着先生你不要动,边自己开了门跑进来,食篮急忙往地上一放就过来搀扶他,嘴里不由埋怨着非要自己开门的中也。中也坐起身来,沿着搀扶他的胳膊往上摸去,准确的找到了那孩子的小脸碰了碰,低声道了谢。那是个男孩子,据说10岁,大概正处于变声期,属于幼儿的细嫩嗓音混杂着少年特有的沙哑声音总让他想起十几岁时候的太宰治。这村子离横滨很远,住着的人也少,民风特别淳朴,男孩一家人都很好,房子还是这家人帮忙拾掇了,才勉强住的了人。之后便出了钱请男孩家里打理他一年的日常起居,中也眼睛不便,只是请他们自己去拿报酬,之后中也捏了捏钱包,这家人拿的并不多,剩下的钱省着用估计能撑个几年,中也稍稍的安了心,决定等他适应了之后,再去想办法赚钱,毕竟他还想好好活着呢。

       男孩收拾碗筷离开的时候,无意间问了要不要点上蜡烛,中也想了想还是说了不需要,失明的人毕竟用不到。随着太阳沉下去,中也开始感觉到冷,起居室里有壁炉,而且装了满满的柴禾,可是中也抬手在床头摸了摸,并没有找到火柴。到了后半夜,气温继续下降,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中也后悔没问清楚蜡烛和火柴放在哪儿。摸索着下床找了几圈依然毫无所获,外边愈发冰冷的气温甚至让他打了好几个喷嚏,中也缩回到床上,被无力感紧紧攥住心脏,悲伤和自我厌恶像一波又一波的冰冷海浪,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拍下来,中也死死的捂住双耳,身体蜷缩的更紧,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呜咽。他环抱着自己的双膝,浑身颤抖着熬过了一夜。

       清晨温暖阳光再次洒下的时候,中也的生物钟没有尽职尽责的叫醒他,带了早饭来的男孩抚过他布满冷汗的额头和他烧红的脸颊时,中也只是低低的发出了几声难受的呻吟,再度沉睡了过去。

       而此刻的侦探社简直要炸开了锅。中岛敦看见映在门上的人影就忙着跑去拉开,一句“您请进”还没说完就被罗生门重重的举起抛下,不偏不倚的正砸在太宰治的面前,敦哀嚎起来,国木田手里的枪已经对准了芥川。太宰治站起身来,惊讶的看着芥川面上燃烧的怒意—这孩子见他向来沉着一张无表情的脸—走上前去压低了国木田手中的枪口:“哎呀芥川君,好久不见。今天来是要找我们敦君玩吗?”芥川倒也不跟他客气:“是先生把中原前辈带走了吗?”太宰治笑眯眯的把敦扶起来,“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可能去惹黑手党的干部大人。”芥川啧了一声,明显的烦躁起来,罗生门在他身后虎视眈眈的扭动着,却似乎拿太宰治满不在乎的语气毫无办法,不得不将火气压了下来:“如果是先生带走的话,还烦请……”太宰治抬手打断了他:“我和小矮子很久没见了。”芥川不安的睁大了眼睛,他能看出来太宰治并没有撒谎,之前他还抱有一丝希望是太宰治接走了中也,而现在……芥川慌乱了起来,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扩大,剧烈波动的情绪激得他咳嗽起来:“中原前辈不见了,而且黑市流传着一个奇怪的消息,说是杀掉中原前辈可以直接跻身五大干部……”芥川又咳了起来,捂住嘴努力压制着嗓子里的痒意,太宰治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说:“哦?不是你们挂出来的悬赏吗?做掉知道秘密太多的人不是黑手党一贯的手段吗?”芥川咳得更厉害了,一边咳一边摇头:“不是……”脸都红了起来,“我们都在找他,而且中原前辈…….突然失明了……”太宰治的脸色冷了下来:“那和侦探社又有什么关系?”在芥川惊愕的目光中走向门外,“芥川君还是请回吧。”


再见

其实我什么都没想就是想开车!然后话唠唠了这么多车头都还没见着!

出于奇怪的兴趣弱化了中也,非常OOC请慎入

注意:没有文笔,只是小学生凑字,慎看

          写了只是为自己爽,已经在努力提高写作技巧了,但水平有限缓慢进步中,请多多包涵

          在老福特上看多了大佬们飙车现场特别火辣的中也,突然想写一个弱中也,文风辣眼睛再次提醒慎看

          基本上是没有情节的再次慎看!




    “又下雨了啊”中岛敦托着下巴望向窗外,“这个季节好烦啊,雨丝飘个不停,整天都湿漉漉的,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下一场呢。”国木田正手下不停的往电脑上记录着什么东西,头也不抬的说:“如果太闲的话就去帮谷崎收集情报。”余光瞥见太宰治正四脚朝天的摊在沙发上,啧了一声:“不要学太宰每天都懒懒散散的样子!”敦直起身来,口中满不在乎的应道:“是—是——”忽然目光像是被什么吸引住,无视了飘飘洒洒的雨丝,把身子探出了窗外疑惑的“嗯”了一声,太宰治正拖长了声音反驳国木田,倒是漏听了。

       侦探社的入口处站着一个人,似乎穿着笔挺的西装,大部分身形被黑色的雨伞遮住了,看背影似乎十分犹豫和苦恼的样子,往入口处走了两步,却又站住了,反身似乎放弃般的想要离开却再次站定不动了,敦看见那人抬手在右侧挥了几下,扶住了一旁的路灯,敦心里更奇怪了,“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喃喃说道。敦觉得那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人站了很久,一侧露在雨伞外的肩膀都已湿透显出更深的黑色来,敦越发奇怪了,目光盯住了那人转头想招呼国木田先生来看,却见一旁飞快跑来了一个八九岁的孩子,那是经常在街上跑腿的孩子,看见衣着得体的人物总极有眼色的帮着拎提箱或者叫出租车,以期能得到一笔小费。这孩子大概看那人穿的不错,又像是在烦恼着什么,故而跑上前来搭话。果然,那人在犹豫了一瞬之后点了点头,那孩子便向着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敦顿住了,看着那人一边撑着伞替跑腿的孩子遮雨,一边伸手掏了钱包出来,孩子大概得了不少,敦看他兴奋的点着脚尖接住钱,脸上不由自主的带了点笑意。还来不及缅怀自己差点饿死在街头的经历,只听见脑后呼的一阵风声,他条件反射般的缩起头,脑袋上还是梆的一声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中岛敦疼的泪花都飚了出来,却见楼下那人收了伞,礼帽之下的橙色发丝在敦的眼前一闪,敦猛的睁大了眼睛想要仔细看时,那人却已关上了车门,出租车绝尘而去。身后传来与谢野的声音:“诶?!敦这孩子被打傻了吗?我是不是用力太大了?”中岛敦回转过身对与谢野医生做了个投降的手势,脸上无奈的嘿嘿笑着,目光却飘向了正托腮逗弄着国木田的太宰治。刚才那个人橙色的头发、礼帽、黑色的西装,怎么都像太宰先生的前搭档——被称为双黑之一的中原中也。可是,敦思索着,他会想要来侦探社吗?能在侦探社里看见黑手党干部的中原中也,大概要到黑手党铲除侦探社的时候吧?

       太宰治察觉到了敦呆呆的目光,笑眯眯迎了上来:“敦君看着我在想什么呢?”中岛敦微微耸了耸肩,他毕竟没有见过中原中也,只是从照片上看过他的侧脸而已,况且那个人看起来很温柔的为跑腿的小孩子撑了伞,怎么可能是港口的黑手党?回过神来的敦朝太宰治轻松的一笑:“没什么,刚刚认错人了。”太宰治并未深究,伸了个懒腰:“到了邀请楼下咖啡馆的小姐殉情的时候了,大家拜拜。”说着理了理衣服往门外走去,气的国木田在他身后大吼着“太宰!!!!”

       站在侦探社楼下的正是中原中也,他犹豫了很久,脑子里像一团乱麻,又像是一片空白。他看不见了,中也茫然的睁着眼,偶尔流转的眸光里还残存着几分犀利,可他的的确确是看不见了。变故发生在四天前,作为黑手党干部的中原中也居然在一次行动中居然被炸弹波及,他竭力用了重力操纵逃开,还是被震得在空中昏迷了过去,好在赶到的芥川用罗生门接住了他。虽然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中也却昏迷了很久,三天之后他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眼从病床上醒来时,黑暗已经降临在他身侧,中也一点准备也没有。中也在那之后沉默了很久,作为芥川敬重的前辈,芥川在他身旁陪了很久。直到中也开口说话,他的语调总是上扬的,带着傲气和几分易怒的烦躁感,而此时的声音却太过冷静了,有种不动声色的沉重,让芥川龙之介的胃部也挤满了冰冷的沉重感。芥川咳了几声,按中也的吩咐拿来纸和笔替他书写辞职书,他并未劝他留下,失明的中也在黑手党内部太过危险,还不如由自己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保护起来,等眼睛好了再回来也不迟。芥川是这么想的,然而第二天,中也就不见了。

       大概没人能想到他会来找太宰治吧,中也苦笑,芥川那孩子一定急疯了,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侦探社的楼下踌躇许久,然而这也是仅剩的选择。他的导师过世了,BOSS大概并不太在意手下的死活吧,毕竟他不是才能出众的太宰治,而且他也没有织田作那样温柔的朋友。只有芥川,自从太宰治叛离之后中也总有意无意的护着他,中也没有不自量力的把自己放到监护人的角色,但在他看来芥川也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孩子呢,只想着不能给芥川添麻烦,第一个将他排除了。

       只能找讨厌的青花鱼了啊,中也叹口气,白色的雾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他的手指已经冻到麻木,握着伞柄都开始感到费力,但他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迈出这短短的最后几步。中也脑子里杂乱无章的想着以后的生活,逃避着不让自己想象太宰知道自己失明之后嘲笑的脸和语调,中也的胸口钝痛起来,大概是太宰治留给他“礼物”的后遗症,他的胸口总不时的痛上几次,特别是每次和混蛋青花鱼见面之后。中也强迫自己去想以后住的地方和需要的钱,努力忽视由于站太久而僵直的双腿,他在乡下有栋房子,很隐蔽,如果太宰能送我到那里去的话——太宰会用怎样的表情嘲笑自己呢?——不不,中也徒劳的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阻止脑海里的自己看向记忆中太宰治的脸,剩下的钱并不多,他并不是节省派的——太宰会说什么呢?活该吗?他能想象出太宰治的无所谓的轻飘飘的语调:“讨厌的蛞蝓死掉最好。”中也轻微的窒息起来,他已经习惯和太宰治恶声恶气的互相用恶毒的话语攻击对方,然而想象中太宰治认真让自己去死的脸还是让他难受起来,绝对是因为失明让自己软弱了,中也苦笑着摇头,然后在一个清脆的声音问自己需不需要叫车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点头了。

    “我并不需要,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中也报出了一个地名,努力让自己的心冰冷坚硬起来,还会比自己刚加入黑手党的那会儿更糟糕吗?中也闭上眼睛,轻吐一口气,再见了,太宰治。